抹茶杏仁饼

荷尔蒙【荣勋】

突然的脑洞,私设如山ooc
Hozi 权顺荣×李知勋

李知勋轻轻合上电脑,捏了捏鼻梁,脑子里却还想着刚才同事的调侃:“怎么最近总跑到那家咖啡厅里去,是有了一款特别合你口味的咖啡吗?”手指不经意的在桌上点了点,空气里的草莓牛奶味道混在咖啡香气中一缕一缕往自己鼻子里钻,桌子旁边的玻璃上映着扬起的眼眸,下面是微微鼓起的撒娇肉,李知勋突然就想到上次碰见这个服务生趴在柜台上打盹儿的样子,侧着脸压在手肘上,脸上不多的肉因为重力的诱惑全跑到了一边,在眼睑下方浮现出了一条轻微的波纹。

奇怪了,自己怎么,就记得这么清楚呢?


窗边的客人已经连续两个星期光顾这家咖啡店了,每次都是坐在靠窗的位置敲电脑,见到他的时候几乎都是一身剪裁合体的深色西服,衬得他肤色更白。权顺荣在一次递咖啡瞄过他的电脑屏,密密麻麻的音轨最顶端写着李知勋room。偷窥客人隐私是不对的,他知道。权顺荣悄悄从柜台深处摸出一盒草莓牛奶,快速地吸了一口,然后手藏在柜台里慢慢地松开。不然牛奶盒又会像上次那样发出赫赫的声音,引得那位客人看了一眼后忍不住扬了嘴角。权顺荣还记得当时他左手虚握抵在上唇时,不知道是窗外的日光还是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光,照得他的袖扣一闪一闪,晃得他失了神。

权顺荣知道自己踏入了什么所谓的一见钟情的圈套,但也只当做是不定期的荷尔蒙作怪,除了每次给李知勋多倒些咖啡之外,也没有什么了。


两人再次见到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夜,权顺荣去便利店里买些啤酒,正巧碰见了一身便服的李知勋,宽大的黑色飞行员外套,罩得他像是偷穿家长衣服的小孩子。权顺荣头一次见这样的李知勋,愣了一下,手里握着的冰啤酒好像一并冻住了自己的神经。
把啤酒换到另一只手上,活动了一下微微发红的手指后,权顺荣突然想由着荷尔蒙的轨道乱闯了。
他轻轻扯下耳机胡乱塞进裤兜里,等到李知勋拿着一听可乐准备结账时,右手在裤子上擦了擦,走上前碰了碰他的肩膀,“不好意思啊,我忘记带钱和手机了,能不能帮我结下账?”
李知勋转过身来,有些诧异,他刚走进来时好像瞄到他在听歌的,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,正准备转回去时袖子却被拽住了,只见权顺荣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支笔,“把你手机号给我吧,我回去给你转钱。”说着一边递给他笔,一边摊出另一只手臂。
李知勋看了一眼横在自己面前的小臂,突然就明白了,装作没扫见对面人棉质运动裤口袋上顺着耳机线明显印出的四方块,忍着笑利落地写了自己的手机号。
权顺荣盯着他眯起的眼睛,有些疑惑却在要到电话的满足感中略过了。直到李知勋背过身结账时,突然响起了满是笑意的细软声线
“你耳机线快掉地上了,捡捡吧。”


End.